图片 1

书法作品

  采访地点,对于书法

23 9月 , 2019  

  顾亚龙:首先最需要有一个正确的审美观,健康的审美取向。而审美观取决于你的价值观,取决于你的综合修养。这就是所谓的“功夫在诗外”的“诗外”之功了。如果展开说,那得写专著。其次,还是要提高对书法本体的认识。当下对书法的认识,应该说有两种不同的趋向。一是,一些人提出的所谓“艺术书法”。一般我们讲的是“书法艺术”,他们为了强调和书法艺术不同,把“艺术”两个字放在前面,搞“艺术书法”,就是要把书法搞成一种与传统文化、传统书法就算不对立也基本无关的所谓艺术。还有一些所谓的学院派,把所谓的名帖进行拼接,进行所谓的“主题创作”。我觉得这与书法作为表现人的艺术相去甚远。书法艺术要健康地走下去,在新的时代发扬光大,我觉得首先应该继承传统,沿着传统的方向往前发展。就像上面说到的基因问题一样,就那么一两条基因不同,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物种。传统就是书法的基因。传统提供给我们的这样一种博大的文化内涵,我们从中能够真正吸取到一些营养,我们一定会生发出自己的一种个性的书法特色来。

记者:您如何看待书法在您生命中的意义?

标签:书法高品位中国书法艺术 更多
上一篇:印章鉴别与收藏下一篇:书坛怪圈解秘系列文章

  记
者:当时书法界流传着柳公权和赵孟頫书法不可学的说法,但是您不是这样认为的,是吗?

  一、认识不足、门外徘徊。个别作者对草书认识肤浅,不讲究书写规矩,认为书写时任意挥洒,把笔画连起来别人不认识的书写就是草书,这种对草书的肤浅理解,在历届书法大展(赛)来稿中都有相当一部分作品因此被拿下出局。虽然,今天的草书创作已游离实用,以抒情达意为表现手法,逐步走向纯艺术化创作道路。可是,也不是个别作者那样,脱离书写技能的磨练,忽略深入挖潜传统法帖,以无序的自由状态进行自我“艺术”表现,与真正的草书创作追求有着天壤之别,这种创作远离了书法艺术的本质属性。草书艺术不仅是感性的创作,更是理性的艺术,那些不讲草法任笔为体的所谓“创作”,是对草书创作的认识误区,是制约当代草书创作水平的原因之一。

  顾亚龙:所以它实际上是很内敛的,它的那种柔中带刚的中和之美,只有你亲自体验了以后,才会有感受,才能懂。因此,后来黄庭坚的书法对我的影响很大。宋四家原来是苏黄米蔡这样排位,而在我看来,黄庭坚应排第一位,尤其是他的草书,到了一种出神入化的境界,可能他自己想重复都重复不了。什么是即兴的、随着灵感在瞬间产生出来的那种只能出现一次的艺术作品?黄庭坚的草书就是。这一点我非常非常的欣赏和佩服。实际上我是学体育的,从大学体育系毕业到了山东以后,分配在山东工业大学体育教研室工作,干了五年老师,后来到了学校宣传部,1991年才调到省文联。记得刚来山东时,我接触到的那个年代的一些书法家,他们对我的帮助很大。这当中,我们谈的最多的是吴善璋、张弩等先生,他们在书法理论方面造诣很深,给我很多启迪。我们经常在一起探讨书法艺术,更多的是探讨书法和人生这样一些话题。今天我能够对书法有认识,能够把人和书法这样一种关系结合起来,应该说是我长期以来对书法思考的结果。我曾经说过,书法艺术如果是实现人、表现人、完善人的一种手段的话,我们更应该把人的一生当成一件最大的艺术作品去创作、去对待。

记者:请您谈谈您的学书经历?

相关文章

  胡崇炜:说起我的求师之路,有这样三个经历。最初学书法的老师是王玉斌老师。王老师现在已经70多岁了,在沈阳,还经常到我这儿来,当年我还不知道什么是书法的时候,是她把着手,一笔一笔地教,把我领进书法大门;第二位老师是军旅书法家朱寿友老师。朱老师指导我临了很多帖,包括魏晋、唐宋的,这些碑帖的临写对我后来的发展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再后来认识了聂成文老师。聂老师是从整个创作上引导我,这个时间跨度很长,从上世纪90年代初一直到现在,这20多年间,聂老师在引领和校正我的学习思路和方向。后来我转业到辽宁书协,离聂老师更近了,他对我的教导更直接了。有了这样的好老师才有了我书法学习创作的不断进步,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成绩。

 面对草书大展(赛),如何提高当代草书创作水平,是每位草书作者必须面对的问题,草书是五体书法中最能表现作者性情和境界的艺术形式,也是书写中的最高艺术(应为之一)。书本来是一种汉字简便实用的快速写法,随着书写的不断演进发展,草书更加凸显出其艺术性、可赏性,从而便有了“一笔而成字,笔断意连,一字百态,万字皆别”的书体,南北朝时为区别于“章草”,定名为“今草”。“今草”字形变化繁多,又可分为小草与大草,因其寓情随性、书写洒脱灵动而引起众多书法爱好者的喜爱,而其中尤其以大草是最难写最具艺术性的一种书体,千百年来被称之为草书大家者却寥若晨星,以张芝、张旭、怀素和、徐渭为典型代表。如今每届书法大展(赛),虽然草书作品占据着相当的比例,但草书的创作水平却不尽人意,称得上好的作品少、精品更少。究其原因有三:

  1959年出生

首届全国大学生书法比赛、山东省第一届青年书法比赛、河南国际书法展、全国第二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全国电视书法大赛二等奖……在改革开放后的30年时间里,总有一个名字活跃在国内各大重要书法展览活动中——顾亚龙,中国书协理事、山东省书协主席、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对于书法,他从不认为它只与“古老”、“传统”等名词画等号;对于书法创作,他在艺术道路上始终追求其内在蕴含的时代精神,这种时代精神的先锋意味,在他看来,是深藏于创作者心中的东西。

热点排行

  • 图片 12018狗年春联大全

    2018狗年春节对联大全五字犬守平安日; 梅開如意春犬守平安夜;
    雀鳴幸福年犬守太平世; 梅開如意春犬…阅读全文>>

  记
者:我听说有时候部队驻训在老百姓家,没有桌子,您就在炕上用报纸练?

  二、学养不足、后劲乏力。从历届书法大展(赛)中均可看到由文化底蕴不足而暴露出来的问题。比如:在中国书法兰亭奖书法大展作品中有四十一个错别字的硬伤;全国第五届楹联展仍然存在此类问题。如:文意不通的联语“数丛沙草群鸥散,万顷江田一鹭飞”中的“顷”作“倾”。随意更改的联语:“数点雨声约风住,一窗花影月移来”的上句,出自李煜的《蝶恋花》,原句是“数点雨声风约住”。这样一改,不仅文意不通,而且也和“月移来”不对仗。对仗不工的联语:“入画青山华堂掩映,芳林碧树玉宇生辉”,“观书老眼明如镜,论事惊人胆满躯”,“烟波淡荡摇空碧,楼殿参差倚夕阳”(“空碧”宜为“碧空”),“嗜书读画居邻云鹤,煮酒品茗翰墨陶情”(“居邻云鹤”与“翰墨陶情”不对)。这种照抄中出现的硬伤错误,直接反映出作者文化素质之匮乏给书法创作带来的影响。作为一位成功的书法家不仅要有精湛的艺术功力,更要有深厚的文化素养来支撑。这一点从历代书法大家中均可看到,比如张芝、王羲之、张旭、怀素、黄庭坚、张瑞图、王铎等。他们不仅是书法家,更是大学问家,草书创作如果失去文人这一最起码的前提条件,要想追寻到书法这门高级艺术的妙谛,那几乎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从书法的内在属性来审视书法,首先反映的是作者内在文化素养,而后才是其艺术性,古人说的“先文后墨”就是这个道理,因此,现在书坛存在学养不足、后劲乏力是制约当代草书创作水平的原因之二。

  顾亚龙:是。

顾亚龙:熟悉我的朋友常说,我的字到40岁左右风格一变。这是因为阅历、趣味、技术都发生了改变。40岁之后,我对宋四家里黄庭坚的字特加爱赏。黄庭坚大字笔阵森严,气象沉雄;小字行草书古雅深美,书卷气浓,远出其他三家之上。但我学习黄庭坚,并非仅仅从表皮上沾染些长枪大戟和颤笔,而是从用笔、字势上借鉴,不谋皮相,力求古韵。随着艺术阅历的积累丰富,我在楷书上的取则也发生了变化。最近的10余年,我很喜欢初唐的虞世南。虞世南的楷书,粗看似乎平平无奇,实则深美闳约、包罗万象。

书法资料

  • 书法讲座
  • 书法图书
  • 理论知识
  • 书法空间
  • 敦煌书法
  • 传世字画

  记
者:为了强调传统的重要性,您作为辽宁省书协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举办了26年来辽宁省首次的临帖大赛。我想问一问,当时有多少人参与了?胡崇炜:这个大赛是针对省内近几年对临帖有一些偏颇的认识,我们省书协主席团决定在2011年举行全省临帖大赛。大赛要求原原本本地去临帖。投稿的人很踊跃,大概达到了近两千人。大赛要求,既写一件临帖的作品,还要创作一件作品。为啥这样设置这次大赛呢?就是考虑到你临了,你学没学会,要通过创作来检验临帖的效果。这次大赛有效地推动了我省的临帖与创作水平。

  三、浅尝辄止、不思进取。个别作者以自己的作品入了几次展、获了几次奖,或读了几篇古诗文,就认为“功成名就”了,上了“书法家的保险箱”,毋需再艰苦跋涉了,不思进取,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辍笔不干了,放弃了对书法艺术创作的“保鲜”和对传统文化素养的积累,被当代书法创作周期率搁在了艺术边缘。当面对书法大展(赛)时,心动而手不敢动,参赛又怕获不上奖丢面子,就放弃了对书法的再创作。在这一部分人中,有的把书法当作一种赚钱和牟取暴利的工具,不进行艺术研究和再创作,靠吃老本,躺在获奖证书上,整天想着孔方兄。有的在现有水平上开辟“自留地”给自己的书法风格定型,向职业书家方向转轨,市场需要什么,他们就创作什么,他们是以市场需求为创作目标,具有多元创作性,这种以市场需求的多元性创作,制约了草书的创新发展。  还有个别草书高手,当有了名,有了利,特别是有了钱的时候,认为自己的创作水平已达顶峰,随便创作都是大众认可的高水平,殊不知,书法创作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不及时接收新方法、新理论、新知识,随时都有被时代淘汰的可能。古人云:“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艺术技能的积累既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能一劳永逸,一旦在创作“保鲜”认识上出现“断层”,艺术的链条就很难“焊接”。但书法高手不是不知道这些道理,只是名利双收,不求进取罢了。根据“艺无止境”之理,再看看草书高手的好作品,大多数都在成名之前,成名之后,他们的精品也少了。究其原因是浅尝辄止、不思进取,轻视草书技法锤炼,脱离书法发展前沿和参赛创作,是影响当代草书创作水平提高的原因之三。

  记
者:您作为一个地方书法界的领军人物,您觉得推动山东这样一个书法大省书法的发展,有哪些经验值得推广呢?

记者:您现在在书法方面有什么追求?

  • 11-8柳公权楷书欣赏沂州普照寺碑《集柳碑》
  • 11-8钢笔书法篆书字帖《千字文》
  • 11-8黄庭坚书法草书欣赏《杜甫诗三首》
  • 11-7岳飞行草书法欣赏《后出师表》两种
  • 11-7刘大勇行书字帖欣赏《三十六计》
  • 11-7清代鐫刻《经训堂法书》第六册
  • 11-7闫素之汉碑汉简书法作品欣赏
  • 11-6于右任书法对联欣赏四十幅

  采访时间:2013年6月

  通过以上简单分析草书创作现状,笔者认为从以下三个方面解决创作中存在的问题,可使草书走出创作困境,提高创作水平:途径一,克服任笔为体的毛病,努力深入传统。首先,要提高认草、知草的能力,克服书写中的随意性。草书创作不同于其他书体,草书采用了大量的化繁为简的书写方法,把许多类似的偏旁部首,都用同一种符号来代替,所以,进行草书创作时要使自己的书写入帖、入规,不能随心所欲纵情挥写,所谓“草书出格,神仙不识”,这个“格”就是草书中的规矩,草书创作不按照草法规矩书写的草字就是错字,草书的基本功就是熟记部首和符号的互借,必须将互借符号熟记在胸,才能在创作时得心应手。各级书协组织应建立长期的低价位的或免费的书法培训中心,让那些因经济收入低的书法爱好者也能得到规范化书法训练,这种带有普及性质的培训形式,就是打基础、练内功、提高肤浅作者认草、知草的有效途径,也是提高对草书艺术认识水平和创作水平的有效措施。其次,向古人学习要经常化、求深化,是每位书法者的终身之事,要深入挖掘传统宝藏,入古要深,要会通古人精髓,不可一日不临帖,不可一日不读帖,读帖、临帖、创作相结合才能生悟。清代书法大家王铎一日临帖,一日创作是我们今天学习的典范,只有深刻体会练技巧,反复实践再认识,才能处理好继承和创新的关系,才能做到形神兼备,才能使草书创作有所发展。再次,要把握草书特点,深刻体会笔法在草书中的使转,还要重点体会方笔和圆笔在草书创作中的巧妙运用。作品中不能全用方笔,也不能全用圆笔,只有搭配合理才能令作品生辉,提、按、顿、挫是书法线条的韵律表现,没有提、按、顿、挫,书法就失去了其韵律美。行笔时要注意笔速的疾迟,上字末笔与下字首笔呼应或相牵,线条的粗细变化,若断若连,虚实笔法都要恰到好处。长画悠扬,短笔铿锵,这也是草书的线条特点。第四,进行草书创作时,书写内容必须熟记心中,这样创作时才能气韵流畅,章法自然,否则,就不会出现心得其妙,笔始入神的效果。熟记草字符号,熟练掌握字法结构和用笔,在锤炼线条质量和章法构成的同时,更要注重用墨的变化,用墨上的突破也是提高当代草书创作水平的重要途径。另外,对古人的传统法帖,今人只有学之、用之、熟练把握之,夯实传统基础后,再松开束缚的镣铐,灵活运用传统进行抒情创作。否则,没有坚实的传统书法基础,是难以提高书法创作水平的。只有以传统为基础,才能克服任笔为体的创作现象,才能提高在草书大赛中的创作水平。

  顾亚龙:我觉得书法艺术,是人的内心流淌出来的音符,是生命的节奏和韵律。因此,我感觉书法艺术不仅仅是一种笔法、字法、章法技术的组合,更重要的是人的灵魂深处、精神世界的一种真实呈现,是人的修养的一种综合的表达。一些书法的初学者,往往只关注我应该学哪一体,这一笔怎么写,那个结构、字法应该怎么组合,我的章法怎么精心地布局,等等。这样一种眼里只有“技术”的所谓的创作,实际上恰恰远离了书法的本体。当然,这些技法我们必须要掌握,就像汉语,我们必须要掌握语言、文字、语法、造句,才能够写好文章,表达我们的思想。但是技法不应该是我们的最终目的。书法之所以是艺术,是它能通过笔墨,让读者能从字里行间读到书法家这个“人”那种独特的精神世界、内心世界,他的情感,他的价值取向和他的综合修养。我觉得这就是书法本体的核心。这不仅对书法创作至关重要,对书法评判和欣赏同样重要。究竟如何评判书法、如何来欣赏书法,我个人认为,首先一定要把它放到传统文化这样一个大背景当中,才能找到比较准确的判断标准和恰当的坐标。同时必须把握书法的本体。现在我们很多人在欣赏书法的时候,往往停留在一种表浅的技法层面,关心每一笔应该怎么写,字法、结构美不美,章法做得巧不巧,注重表达的是哪一家、哪一派的。这些虽然都是必要的,但更重要的应该去体验和感受作品的精神气质,去体验和感受作为一个独特生命的作者。我经常在思考这样一些问题:书法到底是什么?书法它是怎么样表现人的?怎么样才能够从作品当中折射出人的精神世界来?作为一个书法家,能不能、怎样才能把你对人生、对生命、对自然等等的综合认识,凝结成你的一种精神境界,并通过你的笔墨表达、表现出来?这样一些看起来很简单的问题,实际上是非常深刻而重要的问题。雅,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当中一个审美范畴,历来为中国文人所追求。它比较接近于西方人所谓的贵族气质。与“雅”相对的是“俗”。书法作为文人的艺术,更应该追求雅。雅是文质彬彬的,在对待人和事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好的“度”的把握。雅不是与生俱来的,它需要长期修养,需要文化的积淀。

记者:您此次荣膺“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有什么感想?

书法是中华传统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  书法反映不同时代的经济、政治、文化,反映时代的精神风貌。“汉人尚气,魏晋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汉武帝平定六国后,政治稳定,经济繁荣,所以,汉代的书法反映出来的那个时代的精神必然是大气磅礴。魏晋分南方和北方,南方以王羲之、王献之为代表的清秀儒雅之风得到充分体现,北方以“魏碑”为代表,显示了北方民族的雄浑与大气。唐朝国泰民安,经济、文化发达,法制健全,所以,唐代的书法非常讲究法度。  以汉字为载体的书法,标志着社会的发展进步。笔者曾以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和中国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的身份去访问我国台湾,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书法交流,只要一提起毛笔写字,两岸同胞的感情立刻就拉近了,很融洽,因为汉字是中华民族的母语,书法体现出来的正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中华儿女的血脉深情。台湾的孩子从小学一年级就要学习《三字经》、《百家姓》,二年级就开始写毛笔字。台湾就是一个书法大学校,无论走到哪里,门头或者牌子上写的大都是传统楷书。通过普及书法艺术加深传统文化素养的磨砺,是此行带给我们的一大启示。  书法同时还体现着民族精神的传承。书法本身属于儒家文化的一部分,而儒家文化则一直是主导中华民族生存发展的主流。儒家文化的核心思想是中庸之道,不偏不倚,不卑不亢。儒家的中和思想当然也体现在书法上。书法的主流审美取向也是中和之美,不得太张扬,也不要太收敛。  书法并不仅仅是写字,它是中华传统文化不可分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必须博览群书,饱学传统文化特别是国学,以此滋养学识和道德,也滋养书法艺术。  在继承与创新中不断提高书法品位  处理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是书法艺术保持健康和持续发展的关键。首先,要辨证地认识继承与创新的关系。所谓继承传统,就是对古人的优秀作品从笔法、墨法,到章法、神韵都要学习到位。同时要了解书法家所处的时代背景,真正理解其作品的深刻内涵,把贯穿其中的文化底蕴一并继承下来,不断丰富自己的文化内涵。所谓创新,即要符合时代要求,并要遵循书法艺术规律,在继承前人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创造出自己的艺术风格。笔墨当随时代,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色。  在书法艺术史上,每一个时代的书法家都不能不关注传统的继承;同时,凡有见地和建树的书法家,又无不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锐意创新,树立自己的艺术个性与风格。可以说,一部书法史,就是由无数个继承与创新的链条组成的。对于这个问题,书法史上既有大量的成功先贤可资取范,又有众多的闪耀着智慧光芒的书论足以启蒙。中国的书法艺术是土生土长的中国民族艺术,它以中国特有的汉字艺术造型形式,表达艺术家审美情感,这是书法艺术独有的特征。无论是继承还是创新,都不能离开书法艺术的鲜明个性特色及其本质规定性。  其次,继承与创新要坚持正确的审美标准。中国书法艺术在其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以表现“真”、“善”、“美”、创造优美意境为标准的优秀传统,这是由我们中华民族重理性、重伦理的文化精神所规定的。中国的书法能够屹立于世界各国艺术之林,形成了极为鲜明的个性,深层原因也正基于此。西方现代艺术是西方现代艺术家表现他们内心情感的语言,他们要表现什么样的情感,他们的创作思想与我们东方艺术有哪些共同之处,应该怎么借鉴与吸收,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去研究的问题,盲目地“复制”,甚至生吞活剥,恐怕不是一种正确的学习方法。

  胡崇炜:不断提倡创新,这与我们社会发展的大趋势有关系。但是在书法这门特殊的传统艺术面前,我们对创新应该有其特殊认识。在严格的继承传统基础上,渐渐形成自己的个人风格,我认为这是一种创新。如果脱离了传统,自己去寻求一种新的途径去创新,就容易走入歧途。一言以蔽之,一个书法家应该在不断地吸取传统当中寻求自己的创新,而不应该是脱离传统的创新。

  记
者:那您刚才说的,您追求的这个书法的最高层面的这个雅,是不是包括了刚才那几个层面的意思?

顾亚龙:我能以一名书法家和书法工作者的身份,获此殊荣,深感荣幸。这是党和政府对艺术家和艺术工作者努力创作、辛勤工作的高度肯定,所以这不单单是我个人的荣誉。我获此殊荣后,山东省委宣传部特地向我个人和我所在的山东省文联发出了贺信,山东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亲自批示,十分重视。山东省文联向全省文艺工作者发出学习号召。这些荣誉使我既感激组织的信赖,又感受到进一步做好工作、搞好创作的压力。

  提高书法品位,是继承与创新的统一  中国传统艺术理论向来强调“继承”,同时也强调“创新”;这两者同等重要。“师古而不泥古”是一个和谐的过程:学习古人是必要的手段,开创新境是努力的目标。对于一个善于学习的人来说,有了深厚的功底,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很自然能熔冶百家,而自成一格;反之,忽略了传统艺术的吸收与继承,决意凭空去开创,想在艺术道路上走捷径,那只能流于怪诞和浅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是自然界最基本的法则,也是为千百年艺术发展史所证明了的,对于书法艺术同样适用。

  胡崇炜:入伍前就特别喜欢书法,真正开始练字还是参军以后,那是1984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