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0

收藏拍卖

亦要注意下纪念壶的发行数量,从作品或产品制作的精粗

24 11月 , 2019  

图片 1

紫砂壶的档次,全在于作者的制作技巧和文化艺术含量,从作品或产品制作的精粗,去归类紫砂茶壶和其他紫砂产品,大致可分三类:大路货、细货、特种工艺品(包括艺术品)。

图片 2

茶壶艺术由来已久,一把紫砂壶拍出上千万的价格也不是新鲜事儿。可要说既不能泡茶、又不能装水的木头茶壶,却被人抢着购买收藏,人们或许会感到意外。现在,一些木雕工艺大师制作的海南黄花梨茶壶,以其炫丽的外观及精湛的工艺而倍受好评,有的还被博物馆永久收藏。

所谓紫砂壶纪念壶,是为了某种纪念意义而特别制作、生产的茶壶。一般来说,纪念壶有数量上的限制,且有一定的文化意义,因此也有收藏价值。如顾景舟于1946年为江苏省农民银行定制的,全国省级银行第六次座谈会所作的纪念壶。又如民国初年,程寿珍为自己在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国际赛会上获奖而做的壶。都是相当珍贵的纪念品。

图片 3

范永良

图片 4

纪念壶,顾名思义,应该是为纪念主题而设计制作的,而不是为商品推销为刻意造作的。离开这个前提就会使纪念壶的味道不正。纪念壶,既是茶壶,自然也有质量高低的问题,以及附着在茶壶上的文化含量的高低,亦可注意一下纪念壶的发行质量,以及附着在茶壶上的文化含量的高低,亦要注意下纪念壶的发行数量。

大路货。

图片 5

这些堪称顶级的海南黄花梨茶壶,选用了上等的海黄木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近年来,海南黄花梨边角料都成了收藏品,何况不惜工本地开大料、挑好料精制而成的茶壶成器。

纪念壶也有假壶,有些经销商往往借某种名义成批生产纪念壶,借用某名家之名,在收藏方面的报刊杂志大作宣传,以此操作经营,获取暴利,这样的茶壶就不可取,更不在收藏之列,藏家要谨慎;还有不少专靠发行纪念壶的壶商及做壶人,操作经营此业,水平有高有低,因此对纪念壶的收藏,实际上也是对收藏者水平的检验。

是指面向群众的大批量生产的产品,价格低廉,但制作简略、粗糙,易于生产且成本较低,其造型就目前市场所见也千变万化,但为一型多产。分实用和陈设两大类型,历史上大路货产品以实用为主,造型简单利于生产;现今以实用和欣赏陈设相结合,造型多样,符合大众胃口,从艺术角度看相对比较俗气,使用对象多为江南茶馆和初涉紫砂的一般群众。这类产品,不讲“艺”,只讲“用”,通俗、欠雅,凡此历来不在鉴赏、收藏之列。

徐永君和吴岳杰

图片 6

当然也有特殊情况,即历史上经济不好时期,独具功力的高手也只能做些大路货产品,用以谋生;或名人出名之前所生产的大路货作品。历史上曾大量生产的产品流传到现在也已寥寥无几,同样有收藏、研究价值。

紫砂壶制作代表大师范永良的作品一直被收藏家追捧!而吴岳杰经典代表作,以海南黄花梨为原料制作的收藏级海黄潮州圆壶(提梁壶)更是受海黄收藏家的青睐。

除了材料本身一流之外,其实真正使海南黄花梨茶壶进入艺术品行列的,是制壶技艺的提高。目前国内知名的海黄制壶手工艺者中,不乏工艺美术大师头衔拥有者。他们在数年的专业制作过程中,潜心研究紫砂等其他制壶工艺,然后利用现代加工技术,结合海南黄花梨木性,创造发明了许多特殊形状的刀具。在这些现代工具的帮助下,最终将不同形制下海南黄花梨茶壶的空间曲线表现得近乎完美。

细货。

图片 7

图片 8

是指具有一定欣赏价值的或具实用性的的工艺品,有一定的工艺水平,既讲“用”也讲“艺”。其作者多为技术娴熟的良工巧匠,以复制传统造型为主,有批量的制作出品,有相当的制作水平,但不是精心制作,不是创新的特艺品,总体上讲,是有欣赏价值的“产品”而非个人的“作品”。

提良壶

另外,茶壶艺术背后的“福”文化,是海南黄花梨茶壶收藏的强大支撑。福气、幸福、享福,“福”是人们穷其一生最渴望的追求,中国人没有不喜欢“福”的。“壶”与“福”谐音,借着“福”文化的东风,海南黄花梨茶壶收藏自然也蒸蒸日上。

图片 9

而在众多款型的海南黄花梨艺术茶壶收藏品类中,唯有海南黄花梨提梁壶的制作工艺最为复杂,对原材料要求特别的苛刻。一把直径为11mm的收藏级海黄老料紫油梨提梁壶需要耗费近8斤多的原料。在不算工费,风险,时间周期等因素下极品美纹原料成本已经高达8-9万余元。万元一斤的海黄紫油梨原料已经属于厚道的价格了!

图片 1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