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书法作品

文化嬗变中的中流砥柱,要不要继续坚持书法艺术文字内容的可识性

11 2月 , 2020  

图片 1

■演讲人:郑晓华 ■地点: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 ■时间:二○一五年一月

东汉书法家杨雄说:“书,心画也”。所谓“心画”,是心灵之迹,是感情的外化。诚然,当时杨雄所说的“书”多是指文字,但后来多被人引申至书法艺术。因为,正是这种抒情写意的特征,使书法家获得了驰思遐想,施展才华的广阔天地。

因此说,钢笔书法不但是一种艺术,而且比毛笔书法更具挖掘和发展的空间。

  所有这些,都可以说明,书法文字内容的可识性,规范性,不仅是是欣赏者的兴趣使之然,也是书法能具有更浓厚的艺术色彩,使书法得到发展、前进的必然。

图片 2

郑晓华
1963年生于浙江,1983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现任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东方艺术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学术委员会秘书长。2011年入选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

书法是一种抒情写意的艺术。这一说法,是从它的主体特征,从艺术创作角度而言。书法作为一种视觉艺术,任何高明的抒情写意都只有以直观的视觉形象为载体才能体现出来。也就是说,所谓书法的艺术表现,只能是通过符合书法内在规定性的视觉语言形式系统而进行的。而在这个艺术形式系统中,“写字”和“书法”都同样需要遵循一些公共的“游戏规则”。

哪么什么是艺术呢?

  如上述可见,在硬笔已代替毛笔成为书写文字的重要工具以后,以可识性、规模性的实用书法为基本支撑点的传统书法艺术形式,已很难尽,如人意地表达现代人越来越丰富,越采越炽烈的审美意识和思想感情。人们对书法欣赏的要求,或者说人们评价书法作品的标准不是其文字内容所表达的道德、理念,而是由书写技法决定的点画形态,墨色浓淡及其组合方式本身所蕴含的审美定势。当然,健康的内容能赋于完美的表现形式是最好不过了。

其次,汉字是基础。在世界各民族中,把实用文字的书写化为独立观赏艺术的只有汉字。在步入独立观赏艺术之林以后,汉字书法仍保留着它实用的一面。它既有实用价值,又有观赏功能。离开对汉字的书写,点线变化也可以成为一种艺术,现在欧洲、亚洲、美洲都有人搞这种书法,
但这和中国书法不可同日而语。

图片 3

传播:书法 |国画|文化 | 艺术| 教育

钢笔书法肯定是艺术。

  谁是谁非呢?我认为:

首先,书法是用中国特有的圆锥形毛笔书写的,这种柔毫所产生的点线变化蕴含丰富、变幻莫测,表现力强,这是中国书法艺术产生、发展的基础。舍此,不能谈书法艺术。虽然近代以来,硬笔字也讲究书写方法和书写艺术,但其表现力永远也无法与毛笔相比。

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 孔子语

这一点,也正是“写字”的基本功用。换句话说,“写字”是实用的,日常的应用是它的首要功能。由于这样的原因,清晰、正确、快捷、明白易懂,便于流通,便成了“写字”所必须考虑的因素。而对书写工整美观的要求,实际上也是为以上目的服务的。

任何一门艺术的产生到走向成熟,都离不开一个长期的艺术原始积累和文化扩张,这正如一个社会形态的诞生,它不是从天而降,而必须有一种新的生产关系的萌芽,并建立与之相适应的社会制度,这期间必然要经过多次文化的、思想的以及经济的不断扩张和整合。艺术的诞生也同样要经历一个物质材料的准备和社会实践的需要——这样一段实用的层面过渡期,然后在不断的探索和实践中确立其艺术的社会功效。

  在全球性浪漫主义审美思潮的冲击下,古老的中国书法艺术发展到今天,其内容涵蕴,社会价值及审美基础,也开始发生深刻的巨变。在传统意义上的工具性作用,也开始逐濒消亡。形式美感的直觉把握,已成了品评书法艺术作品优劣的关健。要不要继续坚持书法艺术文字内容的可识性,规范性,就成了当前书法艺术创新、变革等问题的一个焦点。

书法是一种技术与艺术相结合的艺术品。有了毛笔,即使写的是汉字,但不见得就是书法。书法必须包括技术的训练和艺术的体悟,这一点更重要。作为艺术作品的书法必须有两个层次:第一层次是技术的训练,所谓求工于一笔之内,要求笔法、字势、章法都要符合传统的法则与规律。这一点必须经过艰苦的练习才能获得。第二个层次是艺术的体会和感悟,
即所谓寄情于点画之间。

道通天地有形外 思入风云变态中

我们不妨先从字源学的角度看看“文字”的含义。这里列举的是一些人所熟知的作品,因为文字内容本身以及情感指向的不同,便应在书写时体现出“情”、“意”、“神”、“志”、“哀”、“乐”的不同情状。这,正是从抒情达意的关键角度,把握住了书法艺术的本质特征。

钢笔书法为人们所喜欢,不仅仅有实用性的特点,还有书写方便、自然、流畅、舒朗、美观等特点。好的钢笔书法,不但可以使阅读者赏心悦目,书写者本人在书写时,也会感到心旷神怡。写得好的钢笔书法是极具艺术价值的。

  日本在承袭中国汉字书法艺术以后,又创造了他们独有的假名书法,但他们并不以此为满足。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受西方艺术的影响,日本出现了墨象派书法,这种书法,基本上脱离了文字可识性的束缚。

在世界文明史上,中国的文明一度走在世界前列。因而繁育在亚洲东部以黄河、长江两河流域为中心的中华文明,一度成为区域性国际文明中心。中国创造的“衣冠文物”、礼仪制度,较长时间内成为人类文明的区域性“国际模式”,成为东亚多国和地区人民所自觉追随的对象。汉字和书法,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也为周边友邦引进、广泛学习和应用,融为他们本民族文化的一部分。所以中国书法,作为区域性国际艺术,已经繁荣繁衍了大约一千五百多年。这在世界各国艺术史上,可以说是比较独特的。

快捷、准确,而且工整地书写出每个字符的笔划结构,以清晰无误的“形”传达出正确的“音”和“义”,这是日常书写文字的基本要求。那么“书法”呢?这时,它还需往前迈进大大一步,它需要超越实用的目的,进入艺术审美的境界。也就是说,虽然它与“写字”同样在汉字“形”的结构起点出发,同样不容忽略传达文字本体“音”和“义”的基本职能,但实用不再是书法的首要之义,审美功能才是第一位的。

钢笔书法是艺术。

  美学理论告诉我们,审美是一个由审美主体售审美对象和时空环境组成的系统性综合反应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主客体之间的交流与反馈是不平衡的。般说来,审美主体的形式直觉感受力最大,对审美整体过程的知觉力次之,而发现审美对象蕴含意义的审美理解力和判断力更次之。因此,在审美过程的信息流量中,直观形式美因素绝对大于形式的蕴义成份。特别是视觉造型艺术,其审美的核心往往就是形式本身的意味,即有意味的形式。书法艺术审美的核心,就是书法的点画形态,墨色浓淡及其组合形式本身,而不是这个形式所代表的文字性意蕴!突破书法文字内容的可识性,规范性限制,不仅不会损害书法艺术的审美品格,而且能更自由地开拓新的点画形态及其组合方式。这,并没有背离书法艺术点、线、造型的意象性原则,没有把书法点画及其结构搞成应物象形的写实性绘画,所以,它仍属于书法艺术亦当不存在什么疑问。同时,在书法作品中,由于那些可识性的文字,经过一个阶段的反复观赏,往往会使人产生熟视无睹一一即视觉疲劳现象,从而使其书法形式本身的意味也往往随之淡薄。反之,如果一帧书法的形式本身就具有某种构成意味,这样人们面对这种书法艺术形式,只能感受到它的某种审美意象指向,这种境界,往往能不断地激起人们的审美探索精神,使人觉得常看常新。这样的书法艺术作品,也往往具有更普遍、更深刻、更长久的艺术魅力。可见,书法艺术要想进一步向更高层次的艺术发展,那么,对其文字内容的可识性、规范性地突破则势在必行。

在中国历史上,书法和文学、音乐、美术一道,构成了知识阶层的“心灵图式”。绝大多数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精英,都一生热爱书法。他们可能从事不同的职业,但仍会毕其一生之力,探索创造独特的书法语言样式,寄托个人的创造智慧和审美理想。他们中很多人,由于他们的书法成就,其本来职业已无人记起,但作为书法家,在中国家喻户晓。

写字和书法的区别在哪里?

不少朋友认为,只有以毛笔书写汉字才称得上是书法或者说艺术,这是不准确不客观的。狭义上,中国书法确实指的是毛笔书法,这是因为在漫长的书法历史中,流传于世大多数的作品、书理书论都是以毛笔为书写工具的,也因于此,形成了一种认知惯性与思维定式。但是从书法的概念属性与系统完整的历史观来看,书法不仅是毛笔,也包括硬笔,而钢笔就是今时硬笔书法的主要书写工具之一。

  近几年采,书法艺术大发展,全国各地,各阶层,书法热一浪高过一浪。外国,包括西欧各国,喜欢中国书法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不少国家.还设置了中国书法课。他们喜欢的是中国书法的文字内容和书写规范吗?显然不全是。一个在某市友谊宾馆专门以其书法艺术接待外宾的书法家曾对笔者说:外国人最喜欢龙飞凤舞的行草书法,不喜欢那规规矩矩的老式条幅。虽然外国人喜欢的,不一定就好!但从艺术角度上,书法脱离可识性,向着欣赏性发展,却是个自然存在的事实。如1985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的首次现代书法展,尽管因为其中很多作品的字使用古字、篆字且大幅度变形,很难辨认其文字内容,却仍然博得了大多数观众的称赞,且被国内外有关人士、单位购买一空。

文化嬗变中的中流砥柱

中国书法本质上是一种抒情写意的艺术。唐代著名书论家孙过庭《书谱》认为,书艺之一道,奥妙就在于“达其情性,形其哀乐”。也就是说,点线笔墨,疏密聚散,无不是书家心情意绪的外化。孙过庭进一步举例说,“写乐毅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师箴又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秋门诫誓,情拘志惨。所谓涉乐方笑,言哀巳叹。”

在书法层面上,首先讲的就是字的姿态。

  由于用毛笔书写的中国汉字的特殊性决定,绝大部分前人留下来的书法艺术品都肩负工具性和艺术性两副重担。且有很多书法作品,在其出现时的作用,纯是工具性的文字或文章。只是因为现在人的欣赏再创造,斌与它了形式美的内涵。因此,几千年来,在丰繁的书法艺术宝库中,很少有纯艺本性书法作品的流传。但却并非绝对没有。早在唐代,张旭售怀素二位狂草大家的出现,就对书法艺术的可识性、规范性提出了挑战。尽管有的人为了强调继承传统,硬说他二人书法作品中的字,皆采自传统,合乎规范等等。而事实上,他们也拿不出任何可信的、铁的证据,来证实他们的这一论点。相反,同一个字,在不同书家不同作品中,相异的、多样的书写方法却比之皆是,随时可见。另外,从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对这两垃书法家评论的诗文中看,其褒扬赞叹的标的,全都是他们奋笔挥洒时的感情活动形象和他们写出来的点画、结构、章法,墨色等技法和组合形式。而对他们书写的文字内容却一概没有涉及。也就是说,唐代的文入学士们对狂草书法的欣赏已自觉、不自觉地舍弃了书法作品中文字内容的可识性和规范性。趋近了纯艺术欣赏领域。这是书界同仁皆已了解的事实。

实用和审美本来是两条线,但依托于一个共同的母体,审美书法对实用书法实现全覆盖,使人们无从分辨哪些书法是表现性的,是纯艺术,哪些是实用性的,是“非艺术”。这样的艺术“生态形式”,在世界艺术史上不多见。回观世界艺术发展史,从艺术起源看“生态形式”,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人类凭借想象力和创造力,独立而创造的;另一类是从生活某些活动模仿变异,升华而生成。前者的创造,或许有生活世界的零碎元素的启发,但没有直接的模仿物。后者则有生活的原型,在“生活原型”基础上作美学提升。第一类的典型代表,可推音乐、建筑,第二类的典型代表,可推舞蹈、演唱。音乐语言的初造固然不能排除得到类似于庄子所说的“大块噫气”,“作则万窍怒呺”的自然天籁和地壳之声的启发,但乐音和乐曲系统的创造,是没有自然原型可模仿的。建筑也是如此。它们都是人类依靠自己的智慧,观察于生活,而提炼、总结、发明、创造的。舞蹈、演唱,都有生活原型。从艺术形态的来源说,书法没有什么特殊;从生活原型升华、分离出艺术形态,全世界都有,这没有什么问题。但书法的特殊性在于:舞蹈、演唱,都来源于生活原型;但一旦它们升华分离后,不再介入生活原型,艺术是艺术,生活是生活,艺术从来不干预生活。如果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以演唱方式说话、以舞蹈方式行走,生活是不会接受的。但是,书法的情况特殊,它始终和生活原型“捆绑”在一起——所有的书写场合,都可以用书法。我想这可能是书法艺术最特殊的地方。它确实挑战了世界学术界原有的对“艺术”概念的界定,也挑战了人们对艺术特性认知的极限。这也是国际学术界较长时间不能认识到中国书法不仅仅是“文献档案”而且更是“艺术品”的原因。

至隶书出现,字体结构日趋简化,象形因素减褪,这时文字的笔划出现了粗细长短变化,加上收放波磔的处理,便产生横、竖、撇、捺、点等丰富的笔划形态。以后楷书、草书和行书的出现,则更一步步丰富了笔划点线的艺术表达能力。这样,书法艺术便从一开始的侧重字形结构走到了注重线条组合变化和整体空间构成,表现能力大大提高了。无须赘言,整体的艺术张力比单体文字的美化具有更重要的意义。

让人们在欣赏的过程中,理解创作者在作品中表达的深刻内涵。

  另有一部分同志认为,随着书法与工具性作用的逐步脱节,书法将成为纯粹的主体表现性意象造型艺术。书法作品中点线,墨色的形象及其组合形式、组合方法,已成了书法审美的主要对象。暗含在这些点线、墨色及其组合形式的主体性感情色彩和本质力量的表现,则成了欣赏的基本内容。因此,书法的可识性、规范性虽然具有启迪、引路的作用,但已不再具有决定书法艺术品格的重要意义。故他们认为,还可突破文字内容的可识性、规范化限制。

第三,由于书法艺术以中国书面语言形式体系为载体,与实用书法同体、同步发展,这就造成世界艺术史上也难得其匹的罕见现象:汉字书面语言体系的功能区域,几乎全部被艺术样式所覆盖。除了艺术的书法,“实用书法”几乎没有存在空间。我们可以想象:文字实用功能的实现,实际上只需要基于“六书”而形成的字符体系。这个体系,正如孙过庭在《书谱》所说:“真亏点画,犹可记文”,笔画形态是否“点如高峰坠石”、“横如千里阵云”,是否具有艺术美感,是完全无伤大雅的——书法形式语言介入不介入,对汉字的信息传递功能没有影响。但是我们的先民,依托于以“画成其物,随体诘诎”的象形方式为基础的“六书”符号体系,演绎出了汉字形式美的五大书体和变化无穷的汉字书法形式语言。这是既可以满足思维——信息传递功能需要,也可以满足审美——视网膜愉悦需要的“双功能”书法形式语言。这种以审美为外壳的书法语言,覆盖了全部书法功能——包括实用与审美。使单一的徒具信息传递功能而不具审美愉悦功能的“书法”居于极小范围和很低端的位置。

蔡元培在《图画》一文说:“中国之画与书法为缘,而多含文学之趣味”。这说法虽仅着眼于一个角度,实已撷出了书法作为一门艺术的基本特征。书法家以汉字为表现起点,通过点、线的组合安排,以强弱、疏密、轻重、徐疾的变化节奏,能营造出一种龙飞凤舞,酣畅淋漓,有丰富内蕴的艺术形象。书法是形、意、神整合一体的,书写者需通过笔道把自己充盈的内心情感和审美意趣传达出来,使观赏者从富于张力的书法艺术意象中获得感悟或感染。这其中,最关键之点是动人以情。由此可见,中国的书法,本质上是一种抒情写意的艺术。

钢笔书法多用于实用性、记录性、方便快捷。

  一部分同志认为,书法艺术是借助中国汉字的点画结构进行意象创造的造型艺术。因此、欣赏书法艺术,不仅要看其点画形态及其组合形式的美学内含,而且还要看其形式和文字内容是否能契合与统一,和谐。而且,在很多情况下,书法作品中的文字内容;还具有深化形式内涵,启迪人们进行欣赏再创造的意义。因此,书法艺术不能超越汉字,否则,毫无依托地进行点线造型组合,就成了纯抽象的他类造型艺术
构成,就不再成为书法艺术。

至于其他的,由实用书写而孕生的篆、隶、草、行、楷五大书体形式语言体系,都源于其最初“象形”文字对生活对象的象征性模仿。而从象征性模仿的图形,到抽象字符体系的形成,到抽象字符体系的“艺术化”多元变异、拓展,书法艺术的形式语言经历了一次次几何数量级的裂变,最终臻于全面的个性化形式出现,其背后的推动者和动力源,都是生活实用书写。书法各种体点线语言的技术规范,字和字,行和行,章法、布局,笔情墨韵,筋骨血肉,精气神等等,所有书法审美和创作的技术规范、品鉴观念,透过文人艺术家精心雕琢的形式外壳,背后都可以找到其生活中的原型。

历代书法家众多,风格各异,所留下的书迹何啻恒河沙数?不过,我们万不可忘记这一点,历代书法作品面貌尽管千变万化,结体仍只能以汉字本身的结构为出发点。作为方块象形文字的汉字,其字体本身也有一个递进演变的历程。早期的文字,状如简单的图案,多属与人类自身活动关系密切的物象图形。最明显的例子,当是日、月、山、水、车、马、牛、羊等象形字。随着社会的发展,交往记事的需要增加,又按照形声、指事、会意等方式组成了新的文字。

抱庸浅谈。插图为抱庸硬笔习作。

驰骋艺术想象,创造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诗意化的虚幻视觉审美世界,是东西方艺术家共同的追求。但是在艺术史上,中西方艺术家创造的视觉符号完全不同。

弘扬传统文化,传播书画艺术

钢笔本来是现代书写的工具,就像毛笔被钢笔逐渐取代。进入本世纪,钢笔又要被键盘取代的忧虑又逐渐蔓延。

同样是创造“超现实”的似真亦幻,中国人的祖先,选择的是一条与西方艺术家完全不同的道路。中国人用水墨和汉字点线,创造了属于东方民族的“超现实主义”、东方民族的“抽象主义”。对比东西方艺术史图册,呈现在我们面前的画面是:西方艺术用荒诞和冥想,构筑了他们的“白日梦”。而中国艺术家的“白日梦”,栖息在烟云迷茫的水墨山水和潇洒流落、墨彩照人的书法线条中。

写字也好,书法也罢,它们同样以汉字为书写对象。“书”,原本的含义为书写、记录、记载。“书法”一词,则专指用毛笔书写汉字这一书写艺术。应当注意,中国的汉字包含着形、音、义三种基本要素。当然,第一要素也即字形学因素,是与写字或书法最直接关联的,但另外的两种要素也并非与它们无关。文字作为一种语言符号系统,其意义在于社会交往,在于流通,其功能是传递信息。而这,显然是通过“音”和“义”方得以实现的。

从艺术的角度而言,硬笔书法可以称之为书法艺术门类之中的一种。同样也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但是,硬笔书法归根结底是作为中国传统书法的补充。是依附在中国书法之中的。

图片 4

从保留形似较多的甲骨文、篆体到方块形的隶书、楷书,乃至草书、行书,可以看出汉字一条基于实用关系而逐渐由繁到简的演变脉络。汉字从象形转化到表意,也就是从具象转化往抽象的符号。从汉字的结构来看,这时虽已看不出多少物象之形,但新文字的出现仍然是对自然物象进行提炼、概括、简化而得,仍保持着对自然和事物的某种原始的摹拟关系,而且是实用与审美关系统一的结果。中国的汉字,是具有一定空间形象性的表意文字,每一个具体的字都有单独的语义,不像西方拼音文字那样仅是声音符号,组合起来才构成单词。汉字的笔划组合变化多端,仪态万方,形象生动,这就为书法艺术的创造提供了无穷的资源和无尽的空间。

然后是情感,表现书法家的内在气质和个人情感、精神风度。

汉字书写之所以能演化为一门纯艺术,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人的艺术观念。中国艺术早期也有写实探索。秦始皇兵马俑、魏晋南北朝佛教洞窟石刻、敦煌壁画、宋代院体画,都有讲究写实的倾向。但是,中国先哲的“道器观”使中国艺术的主体——受过良好教育的士人阶层更倾心于对于“形而上”的“道”的追求,而不屑于对具体“器”、“形”的再现、模拟。所以中国艺术中的“写实”传统没有发展起来。中国画家崇尚的是“以形写神”,“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强调艺术家主体精神的介入,心灵与自然的融合。所以唐宋以后,中国艺术的主流,走上了与西方写实艺术截然不同的道路。苏轼说:“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以画得像为目标的画家是工匠。齐白石说,“盖画之意境,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世。”中国书法,是中国“写意”艺术的最高环节。坦率地说,中国书法在“形”、“意”的表现上,应该说比中国画更高一个层次。中国画对客观世界的“消解”、“抽象”,定位在“似与不似”层面,即50%的抽象,50%的具象。“气韵生动”、“骨法用笔”还离不开“传移模写”、“应物象形”。中国书法则是100%的抽象,把看到的对象完全抽象化,全部消解其“物之形”,只留下晶莹剔透的、元气淋漓的纯粹笔墨形式交响。在中国艺术“写意”体系构架中,书法以其最简练的形式,表达艺术家情思。无论从表现手段的洗练上说,还是从表现情境达到的纯粹程度说,中国书法是中国艺术的最高形式,应该当之无愧。

图片 5

既然如此,钢笔的书写性和毛笔的书写性一样,从实用性走向艺术性也就成了必然。

书法是起源于中国,在东亚各国有广泛影响的重要的艺术门类。它以汉字为载体,以简单的黑白二色,创造变化丰富、气象万千的抽象形式组合体,展示东方民族独特的艺术理念和审美理想。由探索书法而形成的笔墨语言技术,和筋、骨、血、肉、气、韵等美学概念,构成了东方水墨画的理论基础、技术、美学先导,对中国乃至整个东亚地区的美术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文”的本义为花纹、纹理。笼统而言,“文字”一般指记录语言的符号。先秦时期,“文”一字已带有文字的意思。到了秦代,“文”指独体字,“字”却专指合体字。按照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的诠释,“文”是基础和根本,“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乃是“形声相益”生发出来的。许慎的表述要言不繁,寥寥数语便清晰勾画出文字由简单而丰富的发展脉络。

既然钢笔书法属于硬笔书法,硬笔书法又属于书法艺术,艺术中又包含着书法,那么,钢笔书法自然就是艺术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