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5

澳门新萄京2566

是明末清初画坛革新派的代表人物,朱耷之画

26 3月 , 2020  

明代后期,倪瓒的声誉越来越高,人们争相购置其作品,以自标清逸。徽商兴起,将倪瓒作品带回家乡,促成了安徽地区对倪瓒作品的收藏热,弘仁的仿倪之作也随之在市场走俏。故周亮工《读画录》记载,弘仁“喜仿云林,遂臻极境。江南人以有无定雅俗,如昔人之重云林然,咸谓得渐江足当云林。”

清弘仁 南华高致图

最高统治者对书画的好恶,都是决定书画发展与兴衰的决定性因素,从李世民以降至康熙无一例外。由于康熙对董其昌书法的喜爱,科举考试都是以董书为法格的馆阁体格式,书法不入格就难以入仕,如八十老翁孟椿山拼杀一番,却因“朝殿三试以书不入格,屡落入后”而未获官铨。在皇帝的喜好之下,朝野不仅以董字为法格,董其昌绘画及他倡导的文人画,也形成一股热潮延伸至清末民国。

“故宫博物院藏四僧书画展”开展

  2017年5月6日,“故宫博物院藏四僧书画展”在武英殿书画馆拉开帷幕,展出81件套,总计163件作品。展期近两个月,至6月28日结束。

  “清初四僧”(以下简称“四僧”)是指活动于明末清初的弘仁、髡残、八大山人、石涛四人。他们的书画以先贤为师,兼容并蓄,既继承优秀的绘画传统,又主张抒发个性和创造力,在实践中不断求真、求变。四人虽艺术风格各异,但基于他们坎坷曲折的生活经历,因此他们的书画作品大多具有强烈、真挚的感情色彩,不但个性鲜明,而且艺术面貌独特新颖,极富艺术内涵。他们的艺术特色对清代乃至近现代、当代书画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形成了一大批以“四僧”为师的书画家群体。

图片 1

图片 2

疏淡寒寂——弘仁

  弘仁(1610-1664),俗姓江,名韬,字六奇,一名舫,字鸥盟。僧名弘仁,字无智,号渐江,别号梅花古衲。安徽歙县人,自幼孤贫,奉母至孝,眀亡后绝意科举,怀亡国之痛,于武夷山落发出家,终生不仕,且一生不婚。后由闽复返歙,居西干五明寺,以毕生精力探幽索奇、作诗、绘画,曾数游黄山,康熙二年腊月病逝,葬于披云峰下。

图片 3

弘仁 古槎短荻图轴

  弘仁的艺术以山水绘画名重于世,兼写梅花,喜绘黄山松石。绘画初法宋人,后学元四家,崇尚倪瓒的画法,更注重师法自然,提出“敢言天地是吾师”的口号。笔墨苍劲整洁,清幽淡远,秀润在骨,画境层峦叠壑,山石峻峭方硬,林木虬曲遒劲,写取真景,突破了倪瓒平远的面目,真实地传达出山川之美和新奇之姿。书法学颜真卿、倪瓒,尤精于小行楷,点画清瘦,妍丽隽秀。他既与髡残、八大山人、石涛并称“清初四画僧”,又与同乡査士标、孙逸、汪之瑞共称为“新安四大家”,其绘画在明清之际独树一帜,对于徽州地区,更具有开创性的历史意义。

图片 4

弘仁 黄山图册(其一)

图片 2

苍浑幽邈——髡残

  髡残(1612-1673)俗姓刘,字介丘。湖广武陵(今湖南常德)人。法名智杲、大杲,字石溪,号髡残,又号白秃、电住道人、石道人等。他出于个人信仰在崇祯十一年(1638)出家为僧,在同乡诗人龙人俨的家庵中修行。1658年,髡残承接觉浪禅师的衣钵,成为曹洞宗传人并奉命主持南京祖堂山幽栖寺。

图片 6

髡残 禅机画趣图轴

  髡残学养深厚,能诗工书,长于山水画。他受明末董其昌的绘画思想影响,尊重传统,并从董其昌上溯“元四家”,取法黄公望、王蒙、吴镇以至五代董、巨。在师古的基础上更注重写实、创新,突破前人成法桎梏,得天地造化之助。擅长使用秃笔、渴墨,以繁复丰满的构图,浑厚绵密的皴染,温暖高古的设色、雄阔跌宕的气势在画坛独树一帜。同时,他擅长借题画诗文表达他对宇宙、人生的感悟,阐述禅学思想,是中国绘画史上著名的“清初四僧”之一,其艺术思想与风格对中国近现代绘画革新产生了深远影响。

图片 7

髡残 溪阁读书图扇页

图片 2

圆融冷逸——八大山人

  八大山人(1626—1705),江西南昌人,是明代江西宁献王朱权后裔,明亡后曾出家为僧。其字号繁多,有“传綮”、“驴屋驴”、“雪个”、“八大山人”等。他一生经历坎坷,始终心怀故国,常藉诗文书画来发泄心中积郁与不甘。其花鸟画源自林良、徐渭等写意花鸟名家,山水则宗法董其昌,兼取黄公望、倪瓒等,造型独特,构图险怪,常于简逸中现雄健之气,反映了他孤愤的心境和坚毅的个性。书法则是在长期的创作过程中,先后吸收了上起魏晋钟繇、二王,下至明代董其昌、王宠等人的特点,而自出己意,风格纵逸,颇具个性。

图片 9

八大山人 猫石花卉图卷

  他的书画作品在当时影响不大,但对后世影响极为深远,如清代中期“扬州地区画家群体”、晚期“海派”,及至近代齐白石、张大千等皆追蹑其法。

图片 10

八大山人 行书十三札册(其一)

图片 2

纵肆清奇——石涛

  石涛(1642-1707)原名朱若极,广西桂林人,明靖江王后裔。他出生不久即遭遇国变和家变,遂由家臣护送逃至全州避祸,后在当地湘山寺出家为僧,法名原济(其款印中也有作“元济”者),字石涛,别号济山僧、小乘客、清湘老人、苦瓜和尚、瞎尊者、大涤子等。从此,石涛开始云游四方,足迹遍布湖广、苏浙皖等地,饱览名山大川,广交各方朋友,以禅宗悟画理,以自然养画境,于当时画坛盛行的摹古风气之外,独开生面,令人耳目一新,遂使艺名日隆。石涛曾因两次迎驾康熙南巡,而于1690年受邀北上北京,以期拓展自己的艺术空间;但居京不到三年便南还,再次游历苏、皖各地,并逐渐公开了自己明宗室的身份;晚年回到扬州定居,建大涤草堂,出佛入道,靠卖画为生。

图片 12

石涛 山水人物卷(局部)

  石涛是“四僧”中年龄最小,也是传世作品数量最多,题材最丰富的一位画家。他一生以诗画立身,其作品风格多变,个性鲜明,故颇受当时及后世鉴藏者所欣赏喜爱,这其中既有前朝遗民,也有当朝贵胄;既有文人隐士,也有巨贾富商。而他所提出的画学理论,更是对清代及近现代中国写意画产生了巨大影响。

图片 13

石涛 搜尽奇峰打草稿图卷(局部)

图片 14

现存石涛最早的作品是他作于武昌的《人物山水花卉册》,时仅16岁。石涛一生的绘画,根据他的生活历程、思想变化和艺术探求,可分为启蒙期、奠基期、蜕变期和高峰期。16岁以前可以说是他绘画的启蒙时期,39岁至50岁是石涛绘画的蜕变期。随着岁月的流逝,故交零落而新朋增多,其中不乏官僚权贵,石涛的思想日渐起了变化,遗民意识渐渐淡薄。

在中国绘画史上称四僧,是指明末清初四个出家为僧的画家。原济(石涛)、朱耷(八大山人)、髡残(石溪)和渐江(弘仁)。四人都擅长山水画,各有风格。他们都竭力发挥其创造性,反对摹古,取得创新成就,其特点:石涛之画,奇肆超逸;八大山人之画,简略精练;髡残之画,苍左淳雅;弘仁之画,高简幽疏。都自具风裁。他们的画风对後来的金陵画派、扬州八怪、海上画派都有深远的影响。
弘仁无疑是四僧中最富个性的山水画家之一。他在绘画上的成就及其特徵不是简单地用遗民绘画、简洁淡远、疏淡冷寂等词语可以概括的。他的艺术成就,是清初特定历史时期的反映,是遗民情结、禅宗奥旨、山水性情、古风流韵与恬静心态在画中融为一体後的集中再现。

康熙皇帝对董其昌书画的喜爱,正是四王吴恽梦寐以求的愿望,他们更加极力倡导董巨、元四家、董其昌的绘画理念、绘画精神、绘画法格。王翚、王原祁利用服务于康熙的光环,广收门徒致桃李满天下,满朝尽刮四王风。

书画巨匠

图片 15

是明末清初画坛革新派的代表人物,朱耷之画。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平生喜游名山大川的髡残对大自然的博大意境,有着深刻的领会和观察,最后落脚在南京牛首山幽栖寺。曾自谓平生有”三惭愧”:”尝惭愧这只脚,不曾阅历天下多山;又尝惭此两眼钝置,不能读万卷书;又惭两耳未尝记受智者教诲。”

清初画坛除了四王的主流派之外,最著名的便是四僧。清代初年和尚画家之多,在中国绘画史上是极其罕见的。满清替代明王朝时,除了政权的替代之外,还多了一道衣冠易制,特别是其中严厉的薙髮令,这使清初许多知识阶层中的人当遗民也不可能,只有遁入空门,从而造成了和尚画家成批的出现。四僧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之下先後削髮为僧的;此後,佛教的禅理、出家与还俗之间的抉择,都深深影响著这四名僧人画家的艺术生命。四僧的作品有强烈个人风格,比四王有生气,甚为世人所爱。

南宋四家有三位刘、马、夏,赵孟頫,元四家,吴门四家、董其昌等大书画家,均出生在这一地区。入清以后,四王吴恽六大书画家,也出生在这里。王时敏、王鉴于明末与董其昌等人被称为“画中九友”,深受董其昌艺术思想影响,王原祁作为康熙皇帝书画侍从,王翚被康熙钦点绘制《南巡图》,整个朝野都充斥着四王吴恽为代表的绘画精神。作为正统画派的代表,追随者、崇拜者无数,甚至以后的清宫造办处、如意馆都受其影响,直至近代海上的“三吴一冯”等海派诸家,以及鉴定大家徐邦达先生也不例外。

髡残,中国明末清初画家。清初四僧之一。俗姓刘,武陵人,居南京。幼年丧母,遂出家为僧。法名髡残,字石溪,一字介丘,号白秃,一号残道者、电住道人、石道人。他削发后云游各地,43岁时定居南京大报恩寺,后迁居牛首山幽栖寺,度过后半生。性寡默,身染痼疾,潜心艺事,与程正揆交善,时称二溪,艺术上与石涛并称二石。

他先后在南京和扬州迎接康熙皇帝,感到无比荣幸;画《海晏河清图》颂赞新王朝;应辅国将军博尔都之邀赴北京,游历于王侯贵胄之门等等,都有违他的初衷。

四王吴恽的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吴历、恽寿平,加上四僧髡残、渐江、朱耷、石涛共10位画家,是清朝近300年的画坛柱石,也是后世流派的宗师。自此之后,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绘画消失殆尽,要么程式化模仿,要么胡涂乱抹了……

髡残自幼就爱好绘画,年轻弃举子业,20岁削发为僧,云游名山。30余岁时明朝灭亡,他参加了南明何腾蛟的反清队伍,抗清失败后避难常德桃花源。战争的烽火迫使他避兵深山,关于他这段在古刹丛林的经历,程正揆《石溪小传》有载:”甲申间避兵桃源深处,历数山川奇辟,树木古怪与夫异禽珍兽,魈声鬼影,不可名状;寝处流离,或在溪涧枕石漱水,或在峦猿卧蛇委,或以血代饮,或以溺暖足,或藉草豕栏,或避雨虎穴,受诸苦恼凡三月,”艰险的丛林生活虽使他吃尽了苦头,但倒给了他一次感受大自然千奇百怪的好机会,充实了胸中丘壑,为后来的山水画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这一点,在他的不少题画诗中,都明显可见。

仿倪瓒山水图轴 133.162.7cm

画坛四僧,是指明末清初时期的四位僧侣画家,即朱耷、石涛、弘仁、髡残四人。在艺术上,画坛四僧主张以生活为基础,重视生活感受,直白的抒发自己内心的感情。他们的艺术主张对清朝初年的画坛产生巨大影响。

节艺彪炳

一部中国绘画的历史画卷,实际上是一部形象化的中华民族审美心灵发展史。不同时代人的审美心理不同,绘画风格自然也各异。“清初四僧”就有其不同于别人的独特艺术风格,是清初众多在艺术个性鲜明画家中的突出者。“四僧”指的是朱耷、石涛、髡残、弘仁四位遁迹空门的画家。他们都是由明入清的遗民画家,绘画都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与当时占据画坛的正统画风大异其趣。

野逸派画家是典型的明朝宗室后裔,或明朝制度忠实追随者,他们笔下对新朝廷无情的进行鞭挞。如八大山人朱耷,经常将鱼、鸟画成白眼向天,或鱼在天上石在下面;渐江以仿倪瓒为名,画面冷峻孤寂;髡残更是将山水画画得玄武倒转,癫狂无度。只有石涛虽然画风怪异,仍不失画格法度,落寞中尽显大家风范。

石涛清代杰出画家。原姓朱,名若极,小字阿长,
发为僧后,更名元济、超济、原济、道济,自称苦瓜和尚,游南京时,得长竿一枝,因号枝下叟,别署阿长,钝根,山乘客、济山僧、石道人、一枝阁,他的别号很多,还有大涤子、清湘遗人、清湘陈人、靖江后人、清湘老人、晚号瞎尊者、零丁老人等。广西全州人。明靖江王朱赞仪十世孙,父亨嘉因自称监国,被唐王朱聿键处死于福州。时石涛年幼,由太监带走,后为僧。凡山水、人物、花果、兰竹、梅花,无不精妙。且能熔铸千古,独出手眼。其构图之奇妙,笔墨之神化,题诗之超逸,都表现了他的风骨,早脱前人窠臼。他轻视泥古不化之风,是明末清初画坛革新派的代表人物。强调”画家要面向现实,投身到大自然中去”,”搜尽奇峰打草稿”,创造自己的艺术意境。要”借古以开今”,从实际生活中获得感受。其创造性,就表现在他个人心情与自然的交流,达到从古人入、从造化出的艺术境界。他的皴法是为山川”开生面”,用得很灵活。他分析画中的”点”说:点有雨雪风睛,四时得宜;点有反正阴阳衬贴;点有夹水恶化墨,一气混杂;点有含苞藻丝,缨络连牵;点有空空洞洞,干燥没味;点有有墨无墨,飞白如烟;点有似焦似漆,遢透明;点更有两点,未肯向人道破;有没天没地,当头劈面点;有千岩万壑,明净无一点。直到年老力衰病重时,仍作设色山水册书画各十二帧。作品有:《松鹤图》、《十六阿罗应真图卷》、《疏竹幽兰图》、《枯墨赭色山水》、《云山图》、《兰竹图》、《乔松图》以及《山水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