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拍卖

现代社会中个人的盲目服从行为是导致极权主义兴起的重要原因之一,撒谎的人是好人吗

12 8月 , 2019  

 

作者:徐亮,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文摘:

科普一下:

看看这幅画:

摘要:汉娜·阿伦特认为,现代社会中个人的盲目服从行为是导致极权主义兴起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对艾希曼案例的剖析中,阿伦特发现,其无意识的服从行为主要是由于不思(thoughtlessness)所导致的,这种不思是现代社会人们缺乏对自己意识、行为判断的主要原因。思考活动是反抗式的,是对一切人们业已认为理所当然的规则或规范的审查、反思、批判甚至瓦解。在这方面,阿伦特最为重大的贡献在于她向我们呈现了她的思考过程,并有可能激起更多人的思考,这正是克服现代社会病症的必要方式。

离开了胡兰成的张爱玲迅速地萎缩凋谢了,可离开海德格尔的阿伦特却迸发出研究热情,在政治哲学舞台上衣袂飘飘起来。1961年,纳粹头号战犯——欠下300万条人命的艾希曼被以色列特工抓获,并被送至耶路撒冷受审。汉娜·阿伦特以《纽约客》记者身份发表了《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关于平庸的恶的报道》。在阿伦特看来,艾希曼是个“不肮脏具有良心的男子”。不错,在现实生活中,艾希曼可能是一个好老公、好父亲、好上司,他只是在执行由“国家理性”被正当化了的自己国家法律对他的要求,他的错误只是在于他不知道纳粹的法律是错误的。相对于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极端的恶”,艾希曼是“平庸的恶”,一种完全没有思想、缺乏起码的思考力和判断力的恶。在《极权主义的起源》里,汉娜就提出了“极端的恶”(the
radical
evil),这个词其实来源于老宅男康德的“根本恶”,它不是指具体的多变态多极端的恶,而是一切恶之可能的根源和依据。康德讲究绝对道德,在他看来,如果要杀你朋友的杀手站在你家大门口敲门,而你朋友此刻正藏在你家衣柜,你要是向杀手撒谎你朋友不在你家,你都是在作恶。“极端的恶”有三个特征:无法惩罚,无法宽恕,无法预测。

1942年艾希曼出席万湖会议,并且被任命负责屠杀犹太人的最终方案,并且晋升中校;将犹太人移送集中营的运输与屠杀作业大部分都是艾希曼负责。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艾希曼被美国俘虏,但之后逃脱,在经过漫长的逃亡旅行后,艾希曼流亡到阿根廷。但是以色列的情报部门摩萨德却查出艾希曼的下落,并且于1960年5月11日将其逮捕,并秘密运至以色列。艾希曼的逮捕方式由于类似绑架,也引发阿根廷与以色列的外交纠纷。1961年2月11日艾希曼于耶路撒冷受审,被以人道罪名等十五条罪名起诉;这次的审判也引起国际的注目,由于有不少的大屠杀受害者出面作证,以色列政府将艾希曼安排在防弹玻璃后方受审。艾希曼面对对其犯罪的控诉,都以”一切都是依命令行事”回答。同年12月艾希曼被判处有罪并被判处死刑,1962年6月1日艾希曼被处以绞刑。——360百科

图片 1

基金: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

如果艾希曼的例子你较为陌生,那我可以拿奥斯卡获奖影片《生死朗读》做案例分析。凯特·温斯莱特扮演的汉娜曾是纳粹统治下的一名集中营女看守,在转移犯人去奥斯维辛集中营受死时,关押犯人的教堂发生火灾,她没有打开狱门致使几乎全部的犹太人被烧死。战后,她坐上纳粹战犯审判法庭的被告席。她曾经美丽丰腴充满母性,她曾帮助生病的15岁少年并发展为秘密情人关系。可是,她有罪吗?如果有,那用什么罪名来惩罚她?汉娜·阿伦特告诉我们,她的罪名就是“平庸的恶”:一种对自己思想消除,对下达命令的无条件服从,对个人判断权利放弃的恶。

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1906年10月14日-1975年12月4日),原籍德国,20世纪最伟大、最具原创性的思想家、政治理论家之一。著有《极权主义的起源》。早年她在马堡和弗莱堡大学攻读哲学、神学和古希腊语,后转至海德堡大学雅斯贝尔斯的门下,获哲学博士学位。1933年纳粹上台后流亡巴黎,1941年到了美国。——360百科

这里风景如画,用来拍婚纱照再适合不过了,本来应该是坐着白衣新娘的石凳上,却坐着一个纳粹。

关键词:思考活动; 平庸之恶; 汉娜·阿伦特; 极权主义; 艾希曼案;

体会:

步入正题:

这是神秘的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斯的作品,名叫《平庸之恶的平庸之处》(The
Banality Of The Banality Of
Evil)。风景画是他从二手商店中买来的,石凳上的纳粹,是班克斯的手笔。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2017年第4期

没有服从军令的军人是不是个好人,撒谎的人是好人吗?好人为什么做坏事,或者是一个变坏了的好人。

今天的主题是“平庸之恶”即The Banality of
Evil。但是有人也认为是“恶的平庸”,本文先就“平庸之恶”进行论述。

所谓“平庸之恶”,出自二战后著名哲学家汉娜·阿伦特,是说一个罪恶的体制之所以能够发展、壮大、肆虐,源于普通人的服从,这种服从,就是“平庸之恶”。

汉娜·阿伦特一生都在思考:为什么极权主义会出现于现代社会,
为什么完美的魏玛宪法会催生自由民主政制的敌人,
现代政治社会出了什么问题?与《极权主义的起源》中整体的、宏观的思考角度不同,
阿伦特的中晚期作品都倾向于从个体精神官能层面寻找破解现代政治病症之良方。艾希曼的审判让晚年阿伦特意识到,
现代社会中普遍存在的盲从的个人为极权主义提供了滋长的温床,
他们丧失了思考的自觉, 继而丧失了对自我意识与行为责任的判断,
成为恶的无意识服从者。

1961年,汉娜·阿伦特作为《纽约客》的特派记者前往报道以色列政府在耶路撒冷对艾希曼的审判,并最终完成了《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这本书。在这本书中,阿伦特提出了“平庸之恶”这一概念。

最近一直在跟踪美国发生的一切,特别是针对七国难民的旅行禁令发出之后,看到很多普通美国人冲到机场,举着各式各样自制的牌子,欢迎怀着美国梦、来到这片“自由之地”的难民。让人感动的不仅是他们,还有代理司法部长Sally
Yates,这位勇敢的女性告诉司法部的律师们,不得为旅行禁令这样的恶法辩护。她的命令刚发出不到两个小时,上头就把她解职了。那套真人秀里面的把戏,被那个黄毛小丑玩到了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写字楼和办公室——白宫的椭圆办公室之中。在这里,林登·约翰逊总统曾经签下《民权法案》,大大促进美国不同种族之间的平等。如今,历史的火车头似乎要准备开倒车了。至于到底能开多远,艺术君觉得,有上面那样的普通人和Yates们,加上多年来的公民教育和宪法的保护,“平庸之恶”不会在美国大行其道。

只有理解了艾希曼案对阿伦特的刺激, 才能理解她为何由积极生活 (vita activa)
的行动哲学转向精神生活。阿伦特发现, 作为犹太人运输官的艾希曼,
对其行为的意义和责任表现出令人吃惊的无知,
试图在机械的执行者艾希曼身上寻求深层次的原因或内在动机是不可能的。对于平庸之恶,
阿伦特写道, “我模糊地意识到, 艾希曼的罪恶行为,
与我们传统思想中关于罪恶的理由相去甚远”, 造成平庸之恶的并非愚蠢,
而是无思 (thoughtlessness) 。因此,
阿伦特对思考活动的关注并非解决政治问题无能后转向了哲学,
弄清楚阿伦特为何要回到哲学以及她关于思考活动思想的一致性,
就能清楚阿伦特从行动到思考仍是对著作《人类境况》中未竟的政治哲学的继续,
“‘拯救行动’与‘拯救思’是同一件事情的两面,
无论从哲学思想的一致性还是彻底性来说,
她的晚年著作《精神生活》都是其政治哲学思想的重要补充” 。

那么回到对艾希曼的审判中来,阿伦特为何提出“平庸之恶”。

那么,普通人在独裁或者极权统治下应该怎么办呢?如何自处?艺术君翻译了Open
Culture网站的这篇文章:《汉娜·阿伦特:独裁统治下的个体责任》,与大家共勉。

一、对现代道德哲学的批判

在对艾希曼的审判中,艾希曼表现的并非像阿伦特所想的那样穷凶极恶、充满暴戾之气和民族歧见的恶徒,而是一个彬彬有礼、看上去非常冷静理智的人,甚至和平常人无异。阿伦特发现在希尔曼身上丝毫找不到与他所犯下的罪行相关的特征、动机和狂热的信念。在审判过程中,希尔曼面对法官咄咄逼人的发问却说:“我感觉你们似乎将我当成烤架上的一块肉来炙烤”。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